孙亚芳是哪里人,Common.Mode.WebInfo
栏目:公司资讯 发布时间:2018-12-21 05:39

孙亚芳是哪里人

365体育竞猜

姓名:孙亚芳
生日:1955年职业:华为公司董事长
简介:孙亚芳出生于1955年,1982年毕业于电子科技大学,获学士学位。1982年,孙亚芳在新乡国营燎原无线电厂工作,任技术员。

华为孙亚芳是哪里人。。。

跟任正非是贵州老乡,都是贵州人。但他俩对此讳莫如深,很奇怪。当贵州人其实很光荣。

华为孙亚芳是河南人还是贵州人?谢谢!

据说也是贵州人,希望能帮到你,还望采纳,谢谢

华为集团孙亚芳是哪人

孙亚芳,毕业于成都电子科技大学。现为华为公司董事长。1992年进入华为的她并非华为的创始人,但被人们赋予“华为女皇”、“至尊红颜”、华为的“国务卿”、“任正非接班人”等称谓,在华为的崇高地位可见一斑。多年来,孙亚芳对华为的市场营销和人力资源体系建立居功至伟,其出众的大局观、跨文化沟通协调和细节管理能力,使得她成为任正非最为信任的伙伴。1998年任华为公司董事长兼常务副总裁,主要负责外部的协调。2011年1月华为改选董事会,孙亚芳留任董事长。

参考资料: http://baike.baidu.com/view/170631.htm

华为最大的个人股东是谁?为什么任正非不是董事长而孙亚芳是?

华为最大的个人股东是任正非。

华为长期以来坚持“财散人聚”的理念,建立了广泛的利益分享机制,任正非只保留了1.01%的股份,其余都与员工分享,把股份分光。但是任正非仍然利用“有限责任公司可通过公司章程设置同股不同权”的规定,掌握了34%的一票否决权。从而保证了自己在公司重大决策上拥有重要的决策力。

1990年—1997年改制之前,员工直接持股期间,员工或真实是华为技术公司的股东,享有真实完整的股权,那个时候任老大与员工共治华为。

1997年改制后—2001年实行虚拟股之前,持股员工选举股东代表,成立职工持股会,并只能通过职工持股会来行使股东权利,且只能行使部分股东权利;同时,股东代表选举董事会中的员工董事成员,但是董事候选人是由上一届董事会提名的,最初始的董事会如何组建不得而知。而实际上职工持股会以及员工董事怎么运作,我们也不得而知。

2001年实行虚拟股以后,持股员工与华为变成赤果果的合同关系,不再对华为公司的股权有所有权,更没有表决权可言。

在整条线索中,不断弱化的是员工股权,不断强化的是以任正非为代表的控制权。

控制权体现在三个方面:股东大会、董事会和管理层。

其中,股东大会是公司最高的决策机关和权力机构,实行同股同权,所以你手中的股份就代表了权力的份量。

创始人想要掌握控股权就要保证股权比例为:67%(绝对控股权)、51%(相对控股权)、34%(一票否决权),同时这三个数字也是掌握控制权的关键数字。

67%绝对控制权(有权修改公司的章程、增资扩股、股权激励等)

51%相对控制权(对重大决策进行表决控制)

34%一票否决权(股东会的决策可以直接否决,可以对抗绝对控制权)

拓展资料:

众所周知,任正非是华为的创始人,1987年,任正非集资21000元人民币创立了华为公司,1988年任正非任公司总裁。

有人猜测,任正非擅长做内部管理,不喜欢抛头露面,所以担任总裁更合适,而董事长孙亚芳则擅长公关,也曾经帮助华为度过难关。所以,孙亚芳是华为的二号人物。

作为华为的董事长兼副总裁,孙亚芳有着不同寻常的经历。自1992年进入华为以后,孙亚芳就表现了卓越的公关能力。但是外界对她的了解似乎并不多。不过随着孙亚芳越来越引起注目,有人认为孙亚芳或将成为任正非的接班人。

其实,在华为,是本来没有董事长这个职务的。鉴于孙亚芳优秀的公关能力,任正非才给了孙亚芳这个职务。实际上,任正非是一把手,孙亚芳则是二把手。多年来,孙亚芳凭借出色的口才和风度,赢得了任正非的赏识,华为一直有着“左非右芳”的局面。

至于任正非的接班人是谁,目前尚不能猜测。无论是孙亚芳、任正非的儿子任平还是女儿孟晚舟,也只是外界的猜测罢了。

百度百科《任正非》

孙亚芳的人物争议

2011年1月18日,华为相关人士证实,华为日前在深圳举行了新一届董事会,会上选举通过了公司新一届董事会成员,此前卷入离职传闻的孙亚芳继续留任董事长,副董事长为任正非、郭平、徐直军、胡厚昆。
有华为人士向媒体透露,新董事会人选早在一个月前就开始在公司内部征集意见,并进行选举工作。新董事会班底引入了华为公司原经营管理核心团队成员(EMT),强化了董事会与公司业务的交流,例如原来EMT主管战略与市场的徐直军、主管销售与服务的胡厚昆。
2010年10月,华为将发生一场人事“地震”,即创始人兼总裁任正非欲将其子任平引入高管团队,但遭到了高管们的集体反对,董事长孙亚芳正在走离职程序中。对此,华为当即发表声明称,该消息“纯属凭空捏造的谣言,与事实完全不符”。几天后,任正非对孙亚芳“被逼”离职传言进行了否认,他回应称,华为不走家族企业发展道路,不会一个人决定公司命运。 失实报道造成负面影响
2010年11月2日消息,今日发布向华为公司的致歉函——《每日经济新闻因报道失实致歉华为公司》。文中提到,因采编人员工作不严谨,未能向华为公司核实相关准确信息,报道的相关内容和事实不符。报道刊发之后,给华为公司及相关人士造成负面影响。
2010年10月27日,每日经济新闻刊发《传华为“地震”任正非10亿送走孙亚芳》的报道,文中称,华为总裁任正非逼走孙亚芳,以为儿子任平顺利接班铺平道路,孙亚芳正在走离职程序。
报道还称:孙亚芳早些时候就被要求“退休”,“一直就在谈回收股价的问题,应该已经基本谈妥,任正非和华为方面出到30元/股的价格收回孙亚芳持有的华为股份。”据知情人士估计,孙亚芳可能拿到的“分手费”接近10亿元。
在今日的致歉信中,每日经济新闻表示,向华为公司及相关人士深表歉意。
公开信息显示,孙亚芳毕业于电子科技大学,1992年进入到华为,先后担任培训部经理和长沙办事处主任、常务副总裁等职务,1998年任华为公司董事长兼常务副总裁至今。她被视为任正非的接班人之一,曾多次在贷款方面拯救华为。
以下为声明原文:
每日经济新闻因报道失实致歉华为公司
本报2010年10月27日刊发《传华为“地震”任正非10亿送走孙亚芳》的报道,因采编人员工作不严谨,未能向华为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称“华为公司”)核实相关准确信息,报道的相关内容与事实不符。报道刊发后,给华为公司及相关人士造成了负面影响。在此,我报向华为公司及相关人士深表歉意。特此声明。

孙亚芳的个人经历

孙亚芳,出生于1955年,毕业于电子科技大学,1992年进入华为,先是做培训部经理,后到长沙做办事处主任,之后主管市场,后来升任为主持市场与人力资源的常务副总裁,于1998年就任华为公司董事长至今。
作为华为公司的董事长,孙亚芳在媒体面前曝光的频率还是比较多的,在许多华为公司的活动中,都能看到这位华为女强人的身影。然而,业界对她的了解似乎并不比任正非多多少。1992年孙亚芳进入华为,1998年任华为公司董事长至今。
华为技术(“华为”)是全球领先的信息与通信解决方案供应商,公司致力于向客户提供创新的满足其需求的产品、服务和解决方案,为客户创造长期的价值和潜在的增长。 华为产品和解决方案涵盖电信基础网络、业务与软件、专业服务和终端等四大领域。华为在全球设立了包括印度、美国、瑞典、俄罗斯以及中国的北京、上海、南京等多个研究所,超过95,000名员工中的46%从事研发工作,截至2009年12月,华为累计申请42,543件专利,已连续数年成为中国申请专利最多的单位。华为全球建立了100多个分支机构,营销及服务网络遍及全球,为客户提供快速、优质的服务。
华为的产品和解决方案已经应用于全球170多个国家和地区,以及45个全球前50强的运营商及全球1/3的人口。  孙亚芳越来越引人注目,不仅是因为她是华为的董事长,还因为其被视为是任正非的接班人之一。这个相貌秀气和文雅的女性曾多次在贷款方面拯救华为。而其对任正非思想的影响和理解,在华为公司恐怕无出其右者。有件事可以证明。 1998 年,给任正非一个报告,提出3个观点:一、知识经济时代,社会财富的创造方式发生变化,主要由知识和管理创造的,所以要体制创新;二、要让有个人成就欲望者成为英雄,要让有社会责任的人成为管理者;三、一个企业长治久安的基础是接班人承认公司核心价值观,并且具有自我批判能力。
孙亚芳的这三个观点实际上都是关于接班人的,而《华为基本法》中并没有这些观点。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观点得到了任正非的认同,后来被任正非将其引用在《华为的红旗到底能打多久》一文里。
今天的华为,正在成为一个国际化的公司。对于孙亚芳来说,无论是今天还是今后,依然是中国通信业的引人注目的女性。只是她的神秘感将会同华为公司一样,随着国际化加快将会渐渐淡去。
要使通信制造业走向繁荣,孙亚芳指出:“只有运营商赢得了利润,赢得了生存能力,设备供应商才可以生存。因此,昔日竞争对手可以成为合作伙伴。”也就是说,通信制造商不仅要与运营商合作,而且要在竞争同时彼此加强合作。基于这一种理念,华为不断和业界同行合作,例如华为同3COM和西门子、NEC、松下、摩托罗拉等企业都有合作。华为表示,华为还会加大与同行合作力度。

孙亚芳是谁啊,高手指教?如题 谢谢了

孙亚芳 百科名片 孙亚芳 孙亚芳,毕业于成都电子科技大学。现为华为公司董事长和法人代表。她被视为任正非的接班人之一,这个相貌秀气、文雅的女性曾多次在贷款方面拯救华为。 中文名: 孙亚芳 国籍: 中国 职业: 商人 毕业院校: 电子科技大学 主要成就: 华为公司董事长 目录 基本信息 个人履历 与华为的渊源 人物生平 人物性格 人物印象 为人低调 企业地位 工作 市场部门 人力体系 出任董事长 工作方式 相关故事 故事一 故事二 故事三 故事四 个人观点 2010年“最有权势女性”榜单 或将离任 基本信息 个人履历 与华为的渊源 人物生平 人物性格 人物印象 为人低调 企业地位 工作 市场部门 人力体系 出任董事长 工作方式 相关故事 故事一 故事二 故事三 故事四 个人观点 2010年“最有权势女性”榜单 或将离任 展开 编辑本段基本信息个人履历 现年50岁左右,毕业于电子科技大学,在到华为工作之前在国家安全部搞通信工作,1992年进入华 孙亚芳 为,先是做培训部经理,后到长沙做办事处主任,后主管市场,再后来升任为主持市场和人力资源的常务副总裁,1998年任华为公司董事长兼常务副总裁至今。 作为华为公司的董事长和法人代表,孙亚芳在媒体面前曝光的频率还是比较多的,在许多华为公司的活动中,都能看到这位华为女强人的身影。然而,业界对她的了解似乎并不比任正非多多少。 与华为的渊源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孙亚芳曾对任正非有知遇之恩。据说,孙亚芳还在国家机关任职时,当时华为在资金上面临很大困难,由于看好华为,孙亚芳靠自己的关系帮助华为贷了不少款,可以说是曾在华为最危急的时候“挽救过华为”。用我们今天的话来讲,孙亚芳的确是独具慧眼,在华为还是树苗的时候就投资了这只潜力股,这些因缘无疑为孙亚芳在华为站稳脚跟增加了砝码。 编辑本段人物生平 孙亚芳日益引人注目,不仅仅是因为她是华为的董事长,还因为她被视为是任正非的接班人之一。这个相貌秀气、文雅的女性曾多次在贷款方面拯救华为。而她对任正非思想的影响和理解,在华为恐怕无出其右者。有一件事可以证明。 1998 年,孙亚芳给任正非一个报告,提出三个观点:一、知识经济时代,社会财富的创造方式发生了变化,主要由知识、管理创造的,因此要体制创新;二、让有个人成就欲望者成为英雄,让有社会责任的人成为管理者;三、一个企业长治久安的基础是接班人承认公司的核心价值观,并具有自我批判能力。 孙亚芳的这三个观点实际上都是关于接班人的,而《华为基本法》中并没有这些观点。但不可否认的是,这些观点得到了任正非的认同,后来被任正非将其引用在《华为的红旗到底能打多久》一文里。 今天的华为,正在成为一个国际化的公司。对于孙亚芳来说,无论是今天还是今后,依然是中国通信业的引人注目的女性。只是她的神秘感将会同华为公司一样,随着国际化加快将会渐渐淡去。 要使通信制造业走向繁荣,孙亚芳指出:“只有运营商赢得利润,赢得生存能力,设备供应商才能生存。因此,昔日的竞争对手可以成为合作伙伴。”也就是说,通信制造商不仅要同运营商合作,而且要在竞争的同时彼此加强合作。基于这种理念,华为不断与业界同行合作,例如华为同3COM、西门子、NEC、松下、摩托罗拉等企业都有合作。华为表示,华为还会加大与同行合作的力度。 编辑本段人物性格人物印象 · 如果孙亚芳也像吴士宏一样写一本《芳草依依》之类的书,你就会发现中国企业界有比吴的地位、权力、影响力都大得多的女人 · 其实,在孙是董事长之前,华为“左非右芳”的格局就确立了 · 在我所知的非议中,我个人认为多数是对她不了解,以及她是女人的缘故 · 那么多年富力强的副总裁群策群力,不如孙亚芳片刻的思考,起码在这件事情上是这样 说任正非,你能理解,你一定会奇怪为什么还要提起孙亚芳,她是何方神圣,能和任正非相提并论? 为人低调 说来说去,这都和华为的低调有关。如果哪天华为成为上市公司,或者脱去低调的外衣,孙亚芳一定是媒体记者的红人。如果孙亚芳也像吴士宏一样写一本《芳草依依》之类的书,你就会发现中国企业界有比吴的地位、权力、影响力大得多的女人。国外豪门在中国的首席代表也好,总裁也罢,准确来讲,他们都是做市场的,不是做企业的,中国只是它的销售分公司,它的战略、策划、财务、人力资源、商务等等几乎都受命于总部或者从总部繁衍过来。一个销售额再大的办事处终究只是一个办事处、一个部门而已,部门首长实际上只是一个职权范围更大一些的执行者,而执行者与决策者完全是两个量级的概念。所以,很多做部门负责人很轻松的人,一旦自己做起企业来才感觉到做企业有多难!职业经理人成千上万,但真正的企业家又有几个? 所以,舆论对事物扩张起的作用太大了。我通过在华为的几年,深刻地感受到媒体炒作与低调的两重天,也明白了华为如此低调的良苦用心,舆论张力的强大可以轻松地让一个普通人一夜成名,也可以让一个力能通天的人徒呼奈何!而最可怕的是,这两个角色往往是同一个人。 还是回过头来说孙亚芳吧。孙亚芳将是决定华为何去何从的关键人物之一,说华为,一定要说她。 企业地位 孙亚芳,现任华为公司董事长。 孙亚芳并不是华为的创始人,约50岁左右的年纪,可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得多,来华为之前在某国有单位搞通信工作。她是1992年才进入公司的,先是做培训部经理,后来到长沙做办事处主任,后主管市场,再后来升任为主持市场和人力资源的常务副总裁,1998年任华为公司董事长兼常务副总裁至今。 华为的董事长是在1998年华为出现一些风波的情况下设立的,由于孙亚芳在对外协调上的能力,任正非提议孙做董事长,负责外部的协调,自己做总裁,专心做内部管理。实际上任是第一把手,孙是第二把手。 孙亚芳在华为的地位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公司虽然还有几位常务副总裁,但实际权力都在孙之下,这不仅是排名的问题,而且是需要直接或间接向她汇报的问题,可以说华为决策层中的决策层就是两个人:任正非和孙亚芳。有一些人员任命和重要文件只要孙亚芳看过同意,基本就可以通过了;华为的公司级文件,抄报的一栏只有两个人以任总、孙总相称,其他副总裁都要出现姓名;由她直接主管的市场和人力资源部门的文件,只抄报给孙亚芳一个人;其他副总裁都称呼孙亚芳为孙总,甚至任正非在公开场合都是孙总长孙总短。 8日圆满结束对该国的访问,我们刚把胡副主席送上飞机,就接到纪平的电话,说我母亲上午10时左右,从菜市场出来,提着两小包菜,被汽车撞成重伤,孙总已前往昆明组织抢救。 (节选自任正非的《我的父亲母亲》一文) 《我的父亲母亲》是任正非的真情流露,写得很感人,在外界也是广为传播。文中出现的“纪平”是华为主管财务的常务副总裁,是和任正非一起创业的最早几个人之一,在华为也是说一不二的主儿。就是这样一位重臣,任正非直呼其名,而称孙亚芳为“孙总”。任正非称其为“孙总”,有孙亚芳毕竟是董事长的原因,其他更多的则是因为孙亚芳在华为的实际地位了。其实,在孙是董事长之前,华为“左非右芳”的格局就确立了。 编辑本段工作 孙亚芳在华为大部分时间主管人力资源和市场。 市场部门 我觉得,在华为的所有部门中,市场、研发和人力资源3个部门是对华为贡献最大的。华为最让竞争对手胆寒的是它严密的市场体系,而不完全是技术优势,与对手在技术上差不多的情况下,华为能通过市场获得更大的优势。华为近两年在营销人员流失比较严重的情况下,依然保持了较强的战斗力,其根本原因就是早已成型的严密的市场组织体系。 而市场组织体系是在孙亚芳的领导下建立的。 人力体系 孙亚芳的另一个杰作便是华为人力资源体系的建立。 华为从1996年开始了风起云涌的人力资源体系的建设,可以说华为人力资源体系的建立对华为的作用极为重要。很简单,像华为这样的高科技企业,如果没有了人才,它就和一个仓库没什么区别。正是科学的“选、育、用、留”的人力资源体系,让华为在人才队伍的建设上取得了相对于竞争对手的明显优势,才使华为能在1996年后迅速奠定了在中国通信制造业龙头老大的地位。 甚至,如果你对《华为公司基本法》有兴趣,你不妨去读读,我认为《华为公司基本法》中写得最好的就是有关人力资源政策的内容,因为它在描述规则,其他的内容则多在定义概念。 人力资源体系的主要组织和推进者还是孙亚芳。 不过,华为员工除了敬畏和钦佩之外,也有一些对她能力的微词,就我所知的非议中,我个人认为多数是对她不了解,以及她是女人的缘故。关于孙亚芳对华为的影响和作用我不想专门论述,在本章中我把自己亲身经历的几件事情说出来,希望能给你一个整体的直观印象。 出任董事长 在华为,本来是没有董事长这个职务的,1998年左右,由于华为一向低调的风格,加上其营销战术、早年的股权、贷款等问题,外界对华为的许多做法多有微词。鉴于孙亚芳在对外协调上的能力,任正非提议孙做董事长,负责外部的协调,自己做总裁,专心做内部管理。实际上就是确立了任是第一把手,孙是第二把手的高层管理模式。此外,在公司,孙还负责了市场、人力资源等方面的工作,而任则更专注于战略研究。 孙亚芳口才和风度俱佳,这就是她被任命为董事长的一个很关键的原因。从此以后,在华为的许多对外活动上,人们都可以看到孙亚芳的身影,而向来不喜社交的任正非则更加理所当然地“龟缩”于幕后。对于孙亚芳在董事长这个位子上的作用,一个明显的事实是,华为与外界的关系正日益亲善。比如在与美国思科的大官司中,华为就十分巧妙地调动了媒体的情绪,获得了很大的舆论支持。 工作方式 “在华为,只有孙对直接下属的训斥和任正非有得一比,甚至对于很多人,孙亚芳比任正非更加严厉。女人细腻,必然关注细节,而我们的孙总无论是地位还是她的个性都迫使她面对细节时就要把你揪出来。华为的市场员工都知道,你如果没打领带,在展览会上被孙总看见,你的下场可就惨了,且不要说孙亚芳的火爆脾气,她暴风骤雨般的批评根本就让你找不到机会出口。在我所经历的场合,除了副总裁徐直军敢和孙顶几句外,其他人对孙亚芳向来都退避三舍,从不正面顶撞。” 编辑本段相关故事故事一 1999年市场部召开常委会(华为实行委员会制,因为市场部的地位,几个常委都是公司级的副总裁),其中一个议题是讨论市场部干部问题。大家认为市场部的部分中层领导安于现状,缺乏斗志和狼性,关键原因是压力不足,缺乏忧患意识,于是常委们一致同意在市场部再来一次类似1996年的中层干部竞聘活动。现场的会议气氛甚至还有些激昂,同志们仿佛又置身于那个炮火纷飞的年代。会议决议由常委之一的干部部部长张建国向孙亚芳汇报。孙听完后,斩钉截铁地说,不同意!竞聘是我们那个时代的特殊做法,是我们无法准确地判断一个人的不得已行为,是小公司的做法。华为通过这几年人力资源体系的建设,评价系统已经比较完备,我们应该通过体系的运作来考察干部,压力不足是因为我们没有执行评价体系而不是因为没有发起竞聘。 我以为然。那么多年富力强的副总裁群策群力,不如孙亚芳片刻的思考,起码在这件事情上是这样的。 故事二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市场部的高层们讨论市场策略以及人力资源的相关事宜,孙也在座。各位副总裁们正在讨论之中,突然任正非从外面走进来,不论三七二十一,站着就开始发表观点:你们市场部选拔干部应该选那些有狼性的干部,比如说×××(当时为办事处主任),我认为这样的干部就不能晋升。任正非话音刚落,孙亚芳就接着说:老板,×××不是你说得这样子的,你对他不了解,不能用这种眼光来看他。任正非竟一时语塞,好像在串门一样转身就往外走,喃喃地说:你们接着讨论吧。 后来,×××于2002年升任为华为的高级副总裁。 故事三 1998年,华为制订职能工资体系,其中的一个关键工作是把全公司的职位评出“职位等级”。在一次全公司确认“职位等级”的会议上,由于我的领导———干部部部长郑树生有事缺席,市场部由我参加,会上我把市场部的“职位等级”表拿给孙亚芳看,孙看了一眼后问我:郑树生看过了吗?我一怔说:应该看过吧。孙非常坚定严肃地说:不能是应该,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 几年来,每次我在使用“应该”时,我都在掂量其中的分量,很多时候,我都尽可能地不使用“应该”一词。 故事四 1999年,由我任组长的一行4人历尽千辛万苦写了一本《华为优秀客户经理模型》,这是一本既有理论又有华为实践,形象描绘华为销售人员素质模型的书。我本人认为,如果那本书能够公开出版,或许是一本畅销书。 一天,我收到了张建国转发孙亚芳写的一封电子邮件,写的是:市场部各位常委,我收到了市场干部部写的一本《华为优秀客户经理模型》,他们做了件非常有建设性的工作,以后市场部的领导要多抓这些建设性的工作,张建国,有空我要请这些同事们座谈。 近7年来,孙亚芳是我见到的真正把人力资源以战略相待的最彻底的一个人。很多人认为孙亚芳事无巨细,缺乏战略眼光,那是我们把战略神化了。能在浩瀚得似乎有些宏伟的人力资源工作中看出一本不起眼的小册子就是“建设性工作”,就是战略眼光。要知道进行神气活现的面试、组织一场人头攒动的培训是多么容易让人错会成“建设性的工作”啊! 编辑本段个人观点 探索以色列崛起之迹--------孙亚芳 (这是华为公司内部的编者按) 公司号召向美国学习技术,他们先进而不保守,富裕而不惰怠;向日本人学习管理,他们执着认真,任何一件小事,都分解成很多作业程序,开始作时,拟定者很繁琐,而后来人引用就十分便当,大大降低了管理成本;向德国人学习一丝不苟的实干精神,他们的踏实认真,才使“奔驰”、“西门子”……成为世界名牌产品。 孙亚芳的文章向我们提出了什么?就是学习以色列人民自强不息的奋斗精神,高度的民族与群体的团结精神。我们还要向韩国人民学习爱国主义精神。 自强不息永远是一个企业不断走向希望的精神支柱,但精神需要物质来支持与巩固。这就是公司的基本法要解决的问题。我们也可以把这篇文章看成基本法的辅导报告之一。 虽然文章没有写我们的公司怎么办,没有谈到通信,但当华为人能兼容世界最优秀民族的优良特性时,还有什么人间奇迹创造不出来。我们用这么高的成本吸收了这么多的高素质人才,在经济学上讲是不合适的,但是在政治上讲是合算的。只有这样才能率先在中国建立一个兼容百家的群体。这篇文章写清了一个多么好的榜样。希望大家认真读读。 我曾经听过许许多多关于以色列的传说,她在我脑海中始终是一个神秘的国度,让人难以琢磨。同时又充满了不可抗拒的吸引力,令人关注。由于近些年来国际间大大小小的新闻媒体的报道,以色列留给我最深的印象还是一个不得安宁、充满战火的是非之地。今年2月16日至21日,我们随代表团访问了以色列, 重点是访问以色列的一些高科技企业,开展与他们的技术合作与市场合作。短短四天的访问与交流,可以说是走马观花、浮光掠影,却感慨颇多,给我一个重新认识她的机会。 编辑本段2010年“最有权势女性”榜单 据美国广播公司今晨报道,美国《福布斯》杂志2010年10月6日公布了“最有权势女性”年度榜单,美国“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荣膺榜首,人气歌手Lady Gaga也被列入前10。其中,中国上榜女性是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孙亚芳,位列90位。 唯一上榜的中国女性是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董事长孙亚芳,《福布斯》评价说,被称为“市场杀手”的孙亚芳将华为引领为通信制造业的国际化公司。 [1] 编辑本段或将离任 2010年10月26日,市场传闻国内知名电信网络解决方案供应商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内部正在发生一场“地震”:华为总裁任正非逼走孙亚芳,以为儿子任平顺利接班铺平道路,目前孙亚芳正在走离职程序。 孙亚芳与华为总裁任正非共事16年,对于二人长期默契的合作,业界一直有“左非右芳”之美誉。孙亚芳担任华为董事长已长达12年之久,更被认为是接替任正非的最有力人选之一。 上述消息称,孙亚芳此遭遇与“反对任平接班”有关,而离职赔偿则可能接近9亿元,还有一说是14亿元。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昨日晚间经可靠渠道从华为获悉,孙亚芳今年早些时候就被要求“退休”,“一直就在谈回收股价的问题,应该已经基本谈妥,任正非和华为方面出到30元/股的价格收回孙亚芳持有的华为股份。” 据知情人士估计,孙亚芳可能拿到的“分手费”接近10亿元。 事情或许不这么简单。该知情人士表示,孙亚芳的退休只是任正非纷繁棋局中的中盘一子,“2007年任正非曾提出让任平进入华为最高决策层,遭到华为决策层EMT(华为特有的最高决策机构)中的4人抵制,任正非当时作罢,但如今看来,华为EMT中的元老现已基本走的走,架空的架空。” [2]

更多精彩内容请继续访问: 365体育竞猜
服务热线
4008-888-888